尋根

賴和詩牆_八卦山

這次回台灣,深深的感覺到得把這些故事寫下來,不然就會默默的消失在記憶中。

三年前回台灣的時候才知道,「台灣新文學之父」,賴和,是我奶奶的大伯,(我的伯祖)。賴和本職是醫生,是極受推崇,濟仁濟世的仁醫。當時全彰化只有兩位醫師,他一天看診上百人,對於貧困居民則是分文不取,甚至被稱為「彰化媽祖」。賴和積極投入台灣新文學的創作,當時在日本帝國主義統治下,台灣民眾深受打壓。賴和為了掙脫殖民地的枷鎖,為了反抗日本的統治,他出錢出力,為台灣尋找新出路。正因如此,他多次鋃鐺入獄,最後因病重才得出獄,於西元1973年逝世。

攝於國立台灣文學館的賴和手稿
在國立台灣文學館的賴和手稿_ㄧ桿秤子

奶奶的父親(我的阿祖)因為一出生就長有一顆牙齒,被賴家長輩視為妖魔,所以送養當時的奶媽,後改姓為廖。「賴骨廖皮」就是形容阿祖被過繼送養的身世。阿祖是ㄧ位中醫,但嚴格說起來算是當時的祕醫,他幫人算命,也當禮儀師。賴和對這個無緣的親弟弟非常照顧,教了他許多醫學上的知識,在生活上也常常幫忙阿祖。

奶奶年幼時被送養7次,每次都被送回來,所以被廖家長輩討厭。賴和有一位女兒跟奶奶同年紀,和奶奶從小就是好姊妹,奶奶常到賴和家玩,從賴和身上學了許多知識道理。奶奶小時非常聰明,老師來家裡拜託阿祖讓奶奶去考彰化女中,可是因為重男輕女的觀念,阿祖不讓奶奶去考,認為女孩子唸太多書沒有用。所以當我爺爺的大哥來幫爺爺跟奶奶提親,奶奶為了離開不快樂的家很快就答應了。(聽說,當時一位奶奶二哥的同學,非常愛慕奶奶,可是男生太過於害羞,遲遲沒有開口,我想,當他知道奶奶嫁人一定不勝唏噓吧。)

爺爺是家裡的老幺,林家當年是彰化的大地主。以前家裡僕人幫阿祖洗完腳後還會幫他戴上金腳鏈。(在那個時代戴腳鏈的男士可真是風騷啊!)可是三七五減租之後地產沒有了,加上大伯公也花天酒地成性,當年不惜花大把銀子到日本留學,把僅剩不多的家產敗光了。多年後當爺爺奶奶有機會去日本的時候,發現大伯公所謂留學的學校居然只是個偏僻鄉區的小學,才真了解到這家產真的是被敗光的😄

大伯公的第一任太太是有錢人家小姐,結婚時帶了一個14歲的貼身俾女。每天天還沒亮,俾女就要摸黑起灶,有好幾次俾女太累睡著在灶前,狠心的太太會用燒得通紅的炭火夾把她戳醒,不多久,俾女去逝了。(應該是被虐而亡吧),大房杯弓蛇影,非常害怕冤魂來復仇,每到深夜,都會錯將後院種的的玉蘭花樹影誤認為是俾女回來了,終於驚嚇過度而死。所以大伯公又再續。(這甚麼中國民間故事嗎? XDDDD)

接下來是ㄧ些比較瑣碎片段的回憶記錄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大伯公的大兒子當年被征召去當兵,爺爺的媽媽擔心大孫過度,在玩四色牌的時後中風腦溢血而死。姑姑說她依稀記得阿祖被背回來家裡亂成一團的情景。

二伯公是被領養的,只因為大伯公小時候要求要一位弟弟陪他玩耍。二伯公在台北開鷹架公司。聽說阿祖葬在田的正中間,風水非常好,二伯公因此不讓任何人去動祖墳,撿骨都不可以,認為會影響生意。(所以我家祖墳風水很好??)

阿公的另外一個哥哥林木火很年輕的時候被日本徵招去戰場,後來戰死於南洋。他託夢給阿祖,說他想回家,也說他很遺憾沒有子嗣。做法招魂回來後,我爸爸認他做亁爹。(不過我真的覺得林木火這個名字太不好了,林木註定會被這把火燒得一乾二淨啊)

姑姑回憶起小時候,說她最懷念每天傍晚,阿祖從市區買餅乾糖果回來給孫子們吃。小時候上學阿祖還會騎腳踏車載他們,後來年紀大了,坡騎不上去了,有一次還”倒退嚕”滾下來。

爺爺參加金門八二三炮戰。後於台灣鐵路局工作,已退休多年。小時候聽過阿公說當兵的情景,現在已經忘了,9月回台灣的時候要再請阿公繼續說故事。

爺爺奶奶姑姑爸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