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公走了,走得突然,但走得安詳。心中許多感慨,在此悼念他。

 

爸爸一生奉獻付出,照顧身邊所有人,對父母慈孝,扶持兄弟姊妹,與朋友們肝膽相照,對妻子百般呵護包容,對孩子只有無盡的愛與犧牲,工作上不圖暴利,不偷工減料,永遠盡心盡力的做到最好。大家都敬愛他,推崇他。

雖生為第四子,但前面的哥哥們過世得早,爸爸也是二話不說,把照顧爸媽手足的重擔扛了下來。為父母綵衣娛親,為手足遮風擋雨。

爸爸朋友如雲,對所有的人豪氣相挺,不管是金錢上亦或是精神上。有多少人能如此幸運,得友如此,是上輩子修來的福份。

營造公司,在爸爸的努力下慢慢打出名號,大家都知道這是個有良心的企業,安全第一,絕對不做昧著良心的勾當。寧可自己虧錢,也不願意讓公眾利益受到損害。只可惜在近十年來,遇到惡劣的案主,居然耍無賴,完工後拒絕付款,造成公司資金嚴重周轉不靈,靠舉債為營,爸爸的身體也是在這個時候開始出現警訊。

整理爸爸私人物品,發現許多墨寶,真的是所謂文才武略,信手捻來隨處都有他創作的靈感,處處是他抄寫佛經的筆跡。運動上也樣樣在行,什麼都考不倒他。昭慶遺傳到他的文,衍慶遺傳到他的武,但,兩人都不及他呀。如此有才華之人,卻一輩子被責任感,使命感綁架,背著這麼重的包袱,讓他喘不過氣來。。。

看著他三年前的日記,似乎他隱約有感覺到身體情況不斷的惡化。他說,

「我將歸去。不留一片債給子孫,但求撫平一切,我將歸去。徜徉於清淨土,靈魂於是有所寄。」

是心願亦或是發願?冥冥中果真如此。在工程尾款了結後不久,就檢查出肝癌。我唏噓的是,在他身體如此虛弱的情況下,還是想著要為孩子付出一切,擔心員工生計,想為公司力挽狂瀾。爸爸這一生,真的是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。

爸爸,一路好走,願你疲憊的靈魂,沐浴徜徉在佛光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