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: Miscellaneous

OneSight Mexico Mission 2014

Originally posted on Dr. Lin Optometry:
It’s been an amazing journey. We had a huge success in Cuernavaca, Mexico. During the 5-day clinic, we were able to help more than 2,700 patients and…

OneSight Mission!

我很幸運得被選為OneSight國際眼科醫療志工團的一員,五月要去墨西哥一個禮拜做義診,為當地人提供眼科醫療服務。在短短五天內,我們會幫助兩千五百多為病人,幫他們檢查眼睛,贈與需要的人新的眼鏡。試想,這些捐款,將會讓許多的貧窮兒童獲得新的眼鏡,幫助他們上課學習; 數以千計的人可以工作,可以閱讀,可以做手工賺錢,可以清楚的看到家人朋友。在此我要感謝大家的熱烈支持。我真的很幸運,家人朋友們都這麼善良有愛心,短短幾天內就收到好多人的慷慨樂捐。真的是謝謝大家的愛心!如果你也想幫忙,請按下面的圖片到我的籌款網站,不論金額大小,任何一毛錢都會有深遠的影響。謝謝大家的愛心! I am very excited to be selected to participate for the OneSight Global Clinic. It is an amazing opportunity and a huge honor; the privilege of improving lives, one pair of… Continue reading

公公走了,走得突然,但走得安詳。心中許多感慨,在此悼念他。   爸爸一生奉獻付出,照顧身邊所有人,對父母慈孝,扶持兄弟姊妹,與朋友們肝膽相照,對妻子百般呵護包容,對孩子只有無盡的愛與犧牲,工作上不圖暴利,不偷工減料,永遠盡心盡力的做到最好。大家都敬愛他,推崇他。 雖生為第四子,但前面的哥哥們過世得早,爸爸也是二話不說,把照顧爸媽手足的重擔扛了下來。為父母綵衣娛親,為手足遮風擋雨。 爸爸朋友如雲,對所有的人豪氣相挺,不管是金錢上亦或是精神上。有多少人能如此幸運,得友如此,是上輩子修來的福份。 營造公司,在爸爸的努力下慢慢打出名號,大家都知道這是個有良心的企業,安全第一,絕對不做昧著良心的勾當。寧可自己虧錢,也不願意讓公眾利益受到損害。只可惜在近十年來,遇到惡劣的案主,居然耍無賴,完工後拒絕付款,造成公司資金嚴重周轉不靈,靠舉債為營,爸爸的身體也是在這個時候開始出現警訊。 整理爸爸私人物品,發現許多墨寶,真的是所謂文才武略,信手捻來隨處都有他創作的靈感,處處是他抄寫佛經的筆跡。運動上也樣樣在行,什麼都考不倒他。昭慶遺傳到他的文,衍慶遺傳到他的武,但,兩人都不及他呀。如此有才華之人,卻一輩子被責任感,使命感綁架,背著這麼重的包袱,讓他喘不過氣來。。。 看著他三年前的日記,似乎他隱約有感覺到身體情況不斷的惡化。他說, 「我將歸去。不留一片債給子孫,但求撫平一切,我將歸去。徜徉於清淨土,靈魂於是有所寄。」 是心願亦或是發願?冥冥中果真如此。在工程尾款了結後不久,就檢查出肝癌。我唏噓的是,在他身體如此虛弱的情況下,還是想著要為孩子付出一切,擔心員工生計,想為公司力挽狂瀾。爸爸這一生,真的是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。 爸爸,一路好走,願你疲憊的靈魂,沐浴徜徉在佛光中。

2012 in review

The WordPress.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2 annual report for my blog. Pretty Cool! Here’s an excerpt: 4,329 films were submitted to the 2012 Cannes Film Festival. This blog had 20,000 views… Continue reading

成長MV

生日快樂! 今天是我和妹妹的生日 (是滴,我們同月同日不同年生)。 小時候對於要跟妹妹一起分享蛋糕這件事感到很不滿,上了學以後生日總是在期末考之時,從來都不能好好慶祝。一直到畢業了,出了社會,離開了家,才想到有家人一起慶生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。(初老症狀嗎?) 藉著今天特別的日子,來個憶當年吧! 成長是多麼不簡單的一件事,從小北鼻到學會走路,從幼兒到上小學,從兒童到叛逆的青少年,一路走來,有爸媽的付出,有老師的教誨,有朋友同學的陪伴。 我記得,六歲以前住在台中大里的四樓公寓,四周都是稻田,夏日晚上看得到螢火蟲,晴朗的夜空滿滿是亮晶晶的星星。在我的綠色小書房裡,我學會九九乘法表,背三字經,唐詩三百首。在明昌幼稚園上大班,可是很討厭學校,因為有一個晚娘臉的老師,被逼著吃豬血糕吃到哭的記憶還深深烙在腦海裡。上完幼稚園回家就高興了,可以和鄰居小朋友比騎腳踏車,玩跳格子,一二三木頭人,跳繩,踢毽子。 因為早讀,一直都是班上年紀最小的,也因為害羞,所以下課時間都是躲在旁邊,不敢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。小學一年級是在台中念,每天早上爸爸騎著摩托車上帶我去上課。唯一有印象的同學只有一個高高帶著微笑的女生,在期末考收考卷時提醒了我忘記填的名字。還有當時的班長,是一個臉頰圓圓,永遠穿戴整齊的小男生。 上了二年級以後,我們搬到中興新村。還記得開學第一天,我爸問早讀的我”要不要重讀一年級?” 我記得年幼的我愣在那裏,只是搖搖頭,心裡想”為甚麼要我再讀一次? 我明明就已經讀過了,爸爸好奇怪 XD” 在南投光復國小的那段時光,是我最快樂的時候。班上同學的感情很好,到現在大家都還是有聯絡。因為學校太小,學生人數少,幾乎像是森林小學一樣,每個年級只有一班,同年紀的小朋友們就這樣在一起念到六年級。男生們總是打打鬧鬧,老是被老師罰青蛙跳,或是被木板打手心,常常有人從盪鞦韆上掉下來,從地球摔出去。抓蝉,灌蟋蟀,燒螞蟻,連抓蛇都有人敢,每天都會上演不同的鬧劇,現在想起來老師們一定對我們超頭痛的 XD。最喜歡遠足了,帶著媽媽幫我準備的壽司便當,在車上跟好朋友一起聽小虎隊,跟同學一起玩海盜船,坐金龍飛車,一次又一次怎樣都不厭倦。喜歡跟藍老師去爬後山,在路上可以摘好吃的果子,同學們一邊聊天一邊打屁,比賽誰可以最快爬到山頂。 初中去念台中曉明女中音樂班,又回到城市的我開始感到課業上的壓力。對自己要求很高的我,不但要在學科上有好的成績,還要兼顧術科,每天都要花將近兩個小時趕校車通勤,回家後除了功課,還要練小提琴,鋼琴,樂理,聽寫,樂團表演,合唱團比賽,壓力真的很大,常常跟媽媽吵架頂嘴,因為念音樂班並不是我所願,甚至叛逆的生起離家出走的念頭 😄 (不過當然是不敢,因為沒有錢,也不知道要去住哪裡)。還好也是熬過來了,現在想起來,能念音樂班也是一個很難得的經歷,尤其是能參加管弦樂團以及合唱團。每當雙簧管吹出LA,所有的樂器同時響起調音時,我總是會起雞皮疙瘩。現在想起來,當時大家一起努力,不斷的反覆練習,在比賽中爭取好成績也是很熱血的一件事 😛 直升高中部念了一年以後,爸媽決定全家移民加拿大。這又是一個人生的大轉折,陌生的國度,不同的語言,興奮,但也害怕。還好溫哥華很多台灣人…  XD,表姊們跟阿姨也都在這裡,所以整個轉換的過程不算太糟。高中畢業那年,全家千里迢迢,開了五天的車,從溫哥華載著塞得滿滿的 Ford Escort 到滑鐵盧送我上大學,記得爸爸感性的說,”送君千里,終須一別。” 我開始了自己獨立生活的年代,在東部住久了,反而覺得比,總是陰雨綿綿,步調很慢的溫哥華更適合我,就這樣,畢業後在多倫多留下來了。 幸運的,在多倫多也有一群可愛的朋友們,還碰到了另一個跟我同月同日不同年生的Ting,讓我生日總是熱熱鬧鬧的,不用自己一個人過。 我在此,感謝這一路走來所碰到的人事物,謝謝你們的陪伴,付上我為婚禮準備的成長 MV。 Happy birthday to me and my… Continue reading

都市小孩 VS 鄉下小孩的童年

昨天買了桑葚,好甜好甜,就像小時候記憶中的野生桑葚一樣。 理查說,他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桑葚,印象中都很酸,所以不喜歡。 鄉下小孩我說: 小時候養蠶寶寶,都會跑到學校操場後面跟同學去摘桑葉,邊摘邊吃桑葚 都市小孩理查瞪大眼睛說: 甚麼? 我們的桑葉都是去店裡買的! 而且我從來不知道桑葉跟桑葚居然長在同一棵樹上! 我: ………………… (倒)   I grew up in a pleasant, small country side in Taiwan, and Richard grew up in the big, busy capital city… Continue reading

Be the bigger person

When someone treated you like shit; used you and deserted you. The shock and anger can be overwhelming. But you have a choice. You can be hateful, resentful, and curse them all to… Continue reading

My Earring Creations 手工耳環

在紐約的路上見到許多年輕的街頭的藝術創作工匠,擺了小攤子販賣他們的手工藝品,很多創作者在現場就一邊做手環項鍊一邊跟客人推銷自己的作品。其中一個年輕男孩拿著鐵絲捲啊捲的,捲成一個球狀當做項鍊墜子,真的簡單又漂亮。回來後我拿出我的鐵絲也開始依樣畫葫蘆,做出了一對耳環。 When I was visiting New York. I always liked to check out the street vendors for their artistic creations. Some of their works are really quite impressive. There was a cute young… Continue reading

我們上新聞了!

2012年的 vaLINtine 怎麼過的呢? 當然是跟兩萬個球迷們在 Air Canada Centre 看 Jeremy Lin vs Raptors. 有圖有真相 😄 第一張是從 Business Insider Sports Page 出來的 – Truly A LinDerela Story! 第二張是從 Toronto Star 出來的。J. Lin 4 MVP! 這張是從… Continue reading

尋根

這次回台灣,深深的感覺到得把這些故事寫下來,不然就會默默的消失在記憶中。 三年前回台灣的時候才知道,「台灣新文學之父」,賴和,是我奶奶的大伯,(我的伯祖)。賴和本職是醫生,是極受推崇,濟仁濟世的仁醫。當時全彰化只有兩位醫師,他一天看診上百人,對於貧困居民則是分文不取,甚至被稱為「彰化媽祖」。賴和積極投入台灣新文學的創作,當時在日本帝國主義統治下,台灣民眾深受打壓。賴和為了掙脫殖民地的枷鎖,為了反抗日本的統治,他出錢出力,為台灣尋找新出路。正因如此,他多次鋃鐺入獄,最後因病重才得出獄,於西元1973年逝世。 攝於國立台灣文學館的賴和手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