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: 訂婚

我美麗的鑽戒 iPrimo engagement ring

我美麗的鑽戒! 之前為了訂婚,先買了一個簡單的婚戒,想說鑽戒回台灣再買。原因就是在國外找不到精緻典雅的鑽戒,而台灣戒台種類繁多,價格也比較合理,還不用繳貴死人的購物稅。(加拿大萬萬稅! Orz) iPrimo 是我們以前沒有聽過的牌子,因為蘿亞婚紗週年慶和他們合作,所以有很優惠的價格。我們想說中山店就在旁邊,那就去參考看看。 招待我們的是 Vivienne! 大推!Vivienne溫柔又有耐心, 不但很仔細的幫我們介紹,從頭到尾也完全沒有讓我們感到有壓迫感,她先讓我們看戒台,我把店裡所有的款式都試了一遍,我知道我很龜毛 XD 可是不試不比較怎麼知道呢! 最後選了 Vivienne 推薦的 LIS。 Lis 是法文百合花的意思,因為它V字型的線條有修飾的效果,讓手指更修長纖細。配上我原有的婚戒,還有一種相偎相依,被包覆的感覺。兩者完美的組合,看起來就像是天生一對。我知道鑽戒應當戴外面,可是因為它原有的弧形,戴在裡面更漂亮。像不像一個小皇冠呢? 我們回台灣的時間很短,所以 Vivienne 拜託日本總公司特別幫我們訂做趕出來的。本來是想要選克拉數大一點的鑽,但是戒台就必須要選粗一點的,差了那麼一咪咪整體的細膩度就差很多。所以 Vivienne 就全台灣門市一個一個幫我們打電話,尋找”剛好能夠鑲上細戒台最大的鑽”。還真的被我們找到了,從高雄調過來的一顆剛剛好符合我們要求的完美鑽石,差一分就無法鑲到細戒台上呢!真的覺得好幸運,也很感謝 Vivienne 如此有耐心。說實話,如果選粗一點的戒台價格比較高,加上克拉數也相對比較大,她可以賺更多。可是 Vivienne 不但沒有強迫推銷,反而說「你的手小,細的戒台真的比較適合」,還努力的幫我們找鑽,真的是啾甘心A!♥ 會選擇 iPrimo 最大的原因不外乎是因為 Vivienne 無微不至的貼心諮詢, 不過他們公司嚴選非衝突性鑽石也是我非常堅持的一點。再加上 Triple… Continue reading

文訂

九月四號,二零一一年 訂婚當天,清晨五點我就醒來了,也不怎麼緊張,還覺得蠻優哉的,只是很清醒,腦子裡面很多東西轉啊轉的。睡不著,我就起來慢慢準備等會要用的東西。 中國人說訂婚不過午,賓客們在九點左右就陸陸續續到來,我們家從來沒有這麼熱鬧過,擠進了二十幾個人。有老有少有小,大家都盛裝而來。整個家裡喜氣洋洋,每個人都笑得好開心! 姊夫扛了兩台相機來,小表姊也一台,老妹則是負責V8, 各種角度都有人拍攝,真的是滴水不露 XD (阿姊,我還沒看到你拍的哩!)可惜老妹攝影功力不足,有一大段的錄影被搞得好像是偷拍,只看得到腿跟鞋子,~LOL~ 不過還是捕捉到很多精彩畫面啦,像是交換戒指,戴金飾,叫爸媽。。。 當男方的賓客來了以來,大家就閒話家常,這時後在房間裡等待的我就開始緊張起來了 😛 他們在外面聊什麼?我什麼時後該出去?等一下我茶拿不穩摔個四腳朝天怎麼辦?OMG一直自己嚇自己胡思亂想。 還好有大阿姨陪著我聊天,說起想當年,我們剛來加拿大的時候,大表姊也是從這個house嫁出去的。現在一眨眼就輪到我了。接下來會是誰呢??(^_-) 奉茶的時候果然手抖到不行,腳也有些軟(°_°) 妹妹跟小表姊在我回到房間後衝過來說「你走太快了,我們都還來不及照你就跑掉了!」:P 奉完茶就是交換戒指,我坐在高腳椅上腳踩小凳子面朝外,就像司儀張伯伯說:「坐得正,才會得人疼!」 這時後理查拿著戒指一直偷偷問我「要怎麼戴?我要跪下來嗎?」我跟他搖頭說不用啦,結果下一秒他就咚的一聲跪地來了,還是單膝著地的標準求婚姿勢!(我很懷疑他是不是偷偷練過 :P),整個屋子同時爆出一陣歡呼喝采,我也真被他這個舉動嚇到了。要知道理查是臉皮極薄的人,是"奈米級"的薄!居然能有勇氣在眾目睽睽之下跪地戴戒指,我真的有感動到。♥ 好吧,看在這份心意上,理查,我會原諒你沒有給我一個夢幻浪漫的求婚的。 接著還有個重要儀式就是媽媽幫我們戴金飾。理查媽媽幫我帶金項鍊和金耳環,我超愛理查媽媽選的 Just Gold 小梅花耳環,真的是太可愛了!換我媽媽幫理查帶項鍊的時後,因為卡到理查眼鏡,我媽媽還不自覺得做了鬼臉, 全部被拍攝下來 (^。^) 最後就到了叫爸媽的時候了,為了這件事理查碎碎唸了一個多月,「不行啦,我叫不出來,可不可以繼續叫伯伯阿姨就好」這些話我照三餐每天服用,又是他的薄臉皮個性在作祟。 果真到了這節骨眼,他漲紅著臉結結巴巴了好久才硬是擠出爸爸,媽媽這幾個字,我在旁邊都笑歪了。輪到我的時候也沒好到哪裡去,真是尷尬到極點,好不習慣有兩個爸爸媽媽,後來看video的時候我們兩個都看不下去,一直大叫關掉關掉!(・・;) 最後呢,還要謝謝媽媽的師姊朋友們,在廚房裡幫忙盛甜湯洗杯盤。要感謝的人真的很多,也很高興借此機會可以看到十幾年不見的表姊弟。琪琪,Audrey, 沒有辦法請你們當花童好可惜,希望你們在訂婚那天有玩得很盡興。 就這樣,儀式原滿落幕了,謝謝大家的祝福,我們訂婚了! (現在暫訂明年九月的時候會在台灣結婚宴客,之後多倫多會有一個小的Party, 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們要去度蜜月Carribean? Mexico? 要跟去玩的人請早報名,我們可能可以再辦一個海灘婚禮喔!)

訂婚前夕

九月三號, 二零一一年 回到了溫哥華, 才發現爸媽為了籌備我的文定做了這麼多. 家里被粉刷過, 訂做了一套沙發椅. 廁所做了小小的翻修. 為了買到適合奉茶的端盤杯具跑遍大溫哥華, 從畫廊買了新的畫, 種了漂亮的蘭花, 客廳的家具大風吹, 擺設排列全部都換了. 卻又這麼不巧在這個時候碰上家里水管斷裂漏水. 媽媽笑著在電話上說, 沒關係, 遇水則發, 其實心理一定著急的不得了吧. 也要謝謝大姊跟姊夫,本來還特別要請professional wedding photographer 來幫我們拍照,可是我跟理查對姊夫的人物照非常有信心,所以硬是請他來幫忙,果然照片出來後每一張都令人驚艷 還有大阿姨,她是我們好命婦人的頭號人選,幾十年來一直照顧我們家,嫁了兩個女兒娶了一個媳婦,現在兒孫滿堂,當然要請她來帶我出來奉茶啦! 還要特別感謝張伯伯跟張媽媽, 他們真的是古道熱腸, 特地跑來幫爸媽搬家具, 把地板打蠟磨光, 喜糖也是他們準備的, 還幫我們準備了禮物. 張伯伯為了當我們的司儀, 來跟爸爸re稿好幾次. 真的是非常非常感謝他們. 重頭戲來了, 我和理查爸媽的第一次正式見面.… Continue reading

喜餅決定了

說到訂婚宴客,習俗上來說就一定要準備喜餅。我爸媽在這方面上兩個人的意見分歧,我爸想要一切從簡,我媽說”怎麼能讓女兒偷偷摸摸的嫁出去,餅是一定要送的。”  (換句話說是要風風光光的嫁出去嗎? XD) 理查的爸爸也是說一定要的,他從台灣過來的時候會順便帶幾盒來分給我的親戚們。真是千里迢迢遠渡重洋而來的喜餅啊~ 既然我們不能親自去試吃,那就只有從網路上尋找外觀討喜,口碑好的喜餅公司囉。理查喜歡日式和菓子,所以最後選了Okuraya御倉屋。 網路上的討論都稱讚御倉屋少見特別,口味獨特,價錢平實、但很有質感。讓送的人很有面子、收到的人吃的開心! 最後選了巧錦苞,長得好可愛! 我好想要留他的袋子來裝理查便當 XDDD (會被同事笑死吧)   理查的爸爸也很緊張,一直跟他確認到底要幾盒,真是謝謝他要把喜餅從這麼遠的地方帶過來,辛苦了! 可愛的喜餅,我好期待看到你們 ♥